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内容
拿N个冠军不如主播卖个饼!电竞选手为什么收入不如主播?
日期:2016-03-17 15:55:54
业内分析,动辄千万元的收入是主播频繁跳槽的直接原因,也因此引发了直播平台的恶性竞争。
 3月16日,跳槽熊猫TV仅一周的原虎牙主播芜湖神微博称再次回归虎牙,无独有偶,此前另一知名主播小智也从熊猫TV出走。业内分析,动辄千万元的收入是主播频繁跳槽的直接原因,也因此引发了直播平台的恶性竞争。

 

天价主播现象,还暴露了另一个严重问题——作为电竞核心的职业选手,其收入相比电竞衍生的游戏主播低了几十倍。一旦顶尖选手因为收入差距,放弃竞技选择改行做主播的情况愈演愈烈,那么势必对中国电竞产业造成直接伤害。

 

这不禁让人反思,如今中国的电竞是不是在畸形的发展?下面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选手与主播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造成了收入差距,以及对电竞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1
 
主播收入是被炒上去的
 

 

从竞争层面看,选手的竞争来自于选手之间,而主播的竞争来自于直播平台。这就好比选手是多人竞争一个岗位,主播是多个岗位竞争一个人,那么多家岗位竞争的人待遇自然被炒上去了。

 

一线主播是稀缺资源。主播所在的直播行业中,管理规定还不完善,因此恶性竞争也时有发生,例如斗鱼主播集体跳槽事件。明星主播本身拥有着一批忠实粉丝,而直播行业的本质也是互联网行业,是流量生意,这就决定了能吸引粉丝的主播是直播平台的核心所在,由于竞争激烈,一些直播平台不惜花费重金留住一线主播,主播身价也随之上涨。

 

此前网上流传的主播身价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的是前职业队员若风,身价2000万,这远远超过了他当选手时的收入,甚至已经超越了一些一线娱乐明星的收入。

 

不同于一线主播的稀缺,职业选手在电竞玩家中的储备非常大,所有热爱电竞的玩家都可能成为职业选手,而一线俱乐部的名额有限,选手们要相互竞争有限的上场名额,而当有实力强劲的新人时,俱乐部可能会抛弃掉表现不好的选手,选手的供大于求,也导致了选手的身价不如稀缺的主播。

 

作为与若风同期的选手,EDG战队的Clearlove(厂长)仍然奋战在一线参加着大大小小的赛事,据爆料,Clearlove如今的月薪在3万左右,加上赛事的奖金以及俱乐部签约直播平台对队员的分成,一年收入大概200万人民币,而这个前提是俱乐部成绩理想,可以赢得各种比赛的胜利,若俱乐部没有获得任何赛事奖金,据推测Clearlove的年收入在40万人民左右。

 

 
 
2
 
打三年职业 冠军拿到手软,抵不过一个二流主播!

 

(点击放大查看)

 

作为同时期选手,同样的名气,在俱乐部赢得各种赛事奖金的情况下,主播若风的收入要比Clearlove高出十倍,即便按时间计算,主播也要比选手轻松的多,职业选手基本要天天训练保持竞技状态,而主播的直播时间一个月120小时就已经算是比较长的了。两者的待遇可谓天差地别。

 

CNG中新游戏研究(伽马数据)认为,成为一线主播要具备的要素比较复杂,如互动能力、技术水平,甚至是颜值,而且需要平台长期培养,难度堪比演艺明星,这导致优质主播的稀缺,而直播行业的竞争激烈,优质主播又是其核心所在,物以稀为贵,因此各平台争抢导致其身价水涨船高。而职业选手每年都会有新人的涌进,电竞玩家中潜在的职业选手储备量较大,俱乐部注重成绩,认可的是选手的水平,因此在竞争层面是不同的,主播是平台之间在竞争,选手是选手之间相互竞争,这就导致了主播的身价比选手要高出数倍。

 

 
 
3
 
选手收入多被平均
 

 

俱乐部对于战队选手,多奉行平均主义,队员的收入差距不会太大,而一线主播作为直播平台的核心,直播平台会将利益的重头放在少数一线主播的身上,从而忽视成千上万的小主播。

 

直播行业的两级分化十分严重,一线主播粉丝数百万,身价便能达到数千万,这是粉丝经济的典型表现,直播平台的天价签约金也只限于这几个一线主播。例如虎牙直播拿出1亿元签约明星主播MISS,6千万签约了五六个其他一线主播,而其他小主播却仅仅领着几千元的月薪。

不同于直播平台,选手作为一个团队参赛,赛事奖金的分成要保证公平性的原则,明星选手虽然由于自身实力获得了较高的薪资,但是其基础是技术水平过硬,粉丝经济作用的效果并不明显。例如在DOTA2TI5比赛上,中国战队CDEC获得亚军,拿到了约1820万人民币的赛事奖金,选手每人大概获得200万人民币,其中主导比赛的明星选手XZ并未拿到更多的分成。

 

CNG认为,俱乐部与直播平台的分成模式不同是导致主播与选手待遇差异的另一个原因。俱乐部依靠的是选手们的整体性,团队比赛,每个选手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直播平台上,主播的个人魅力是特点,粉丝喜欢的是主播的个体,粉丝量的多少也成为了一线主播与二线主播的区别。在此情况下,俱乐部的奖金分成要保证公平性,而直播平台则要花重金留下一线主播。例如同样的2000万元,俱乐部会平均给五位选手每位400万,而直播平台可能会1800万给三五个一线主播,其他200万则会分给成百上千的小主播。

 

 
 
4
 
主播身价虚高对电竞带来负面影响
 

 

如今中国电竞的发展情况是,由于粉丝经济的崛起,除去一线战队可能获得大型赛事的奖金从而提升选手的收入,大部分选手的收入甚至没有电竞解说高。作为一项竞技体育,选手应是绝对的核心,而现在电竞游戏主播的薪资要比选手高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这种现象导致很多有天赋的新人不愿意打职业,职业寿命短,待遇低,不如直播划算。

 

由这种情况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选手都希望去直播淘金,消极训练导致战队成绩不理想,从而影响了整个赛事的质量。此前有战队教练揭发了队员直播不训练的消息,引起整个电竞圈的震动。

 

 

直播行业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主播收入高于选手的现状虽然是市场的选择,但未必长久。据CNG了解,部分大型直播平台还处于不盈利状态,当各直播平台结束烧钱模式时,主播天价签约现象或会减少,而选手作为产业的核心,为产业创造价值,随着电竞的逐渐发展待遇也将水涨船高。